目前日期文章:201412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二宮和也的病斷斷續續地持續了三個星期。

並不是大病一場,只是那段時間他和嵐都有頗多工作,沒有時間讓他休養,大概是導致病情持續的主要原因。

病情沒有持續地嚴重下去,只是偶然會無由來地咳嗽或輕微發燒,兩、三天後就會沒事,接著又會開始流鼻水或頭痛……感覺那個病好像再也好不起來。

『我說,nino你還是再去看醫生吧?』

聽到那句話時,二宮只是懶懶地趴在床上,埋在枕頭中的腦袋不住地搖。

『不要。好不起來就算吧。』

『不準你說得那麼無所謂!』
他的竹馬看不過眼,使勁地扯著他的胳臂,要把他拖下床。

『真的沒所謂嘛。』仍是那種隨便的口吻。

因為這件事被相葉罵過好幾次,但二宮依然故我。


而那個病終究在二宮不知不覺間痊癒了。

正如他以為自己和櫻井再好不起來,結果卻又不知不覺間回到他表白前的相處那般。

文章標籤

WEN兔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清晨第一縷陽光灑落在床上的時候,櫻井翔正睜著無神的大眼睛望著虛空的一點。被明亮的陽光照射,本來一動不動的他瞇起了眼,視線調向床邊的鬧鐘。

根據他的excel日程表,還有15分鐘他的鬧鐘才會響,然後自己去梳洗,吃個早餐,準時8點出門口。

難得比預定時間早了醒來…不、或者說他根本沒怎麼睡過。

昨晚他收到相葉在群裏發的訊息,上面寫著『抱歉,nino病了,希望大家明天多多照顧他』。

就因為這個消息他失眠了。

櫻井是最早看到的一個--幾乎在傳送後那一秒他就看了,下面還沒有其他members的回覆。本來是打算問問二宮的情況,不過他還是決定先等其他人回覆--畢竟他不想表現得太關心二宮。

隔了一會,手機傳來短促的震動。


『情況如何?』是松潤的訊息。

『他在發燒,剛剛給他吃了退燒藥,現在睡著了。』

『燒幾度?』

『…不知道,不過應該好多了。』

『發燒一定要探熱,不然哪知道情況!快去量!\___/』

文章標籤

WEN兔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二宮摟住被單窩在沙發上,看著在開放式廚房裏忙來忙去的身影,心漸漸安定下來。


相葉對二宮來說就是安心的存在。


在自己年少的時期開始就和相葉在一起。無論是開心、氣憤、丟臉還是討厭的所有事他都告訴相葉,甚至是難以啟齒的事也都……無疑相葉是最了解自己的一個人,也是他除了家人之外最親近的對象。


望著相葉把材料倒進鍋內一邊攪拌一邊低語著,二宮的目光柔和起來。


有時候他會想,自己只有在相葉面前,才能夠毫無保留和掩飾。所以才會在聽到相葉聲音的瞬間,就放鬆地哭了出來。


在相葉面前,他不用害怕被傷害或嘲諷。
因為他知道就算自己做了什麼,相葉也總會對自己笑得很寬恕,安慰著擔憂的自己,保護著弱小的自己。在那個充滿計算的圈子中,他們互相支持和鼓勵對方,在他心中相葉已是無人能及的重要地位了。


二宮慶幸有相葉在他的身邊。


「nino,你怎麼跑出來?我不是叫你在房間好好的睡嗎?」蓋好鍋蓋的相葉抬頭發現了二宮,又扯高嗓子喊道。


「以你的技術,我擔心你會燒了我廚房啊。」
其實,他只是不想一個人待在房間而已。不過口是心非一向都是二宮的習慣,說罷還不忘贈送相葉大大的白眼。


「才不會!!!就算燒了也會賠你維修費!」


「維修費當然要付,更重要是我的心靈損失呢,你可負擔不起。」二宮滿不在乎地反駁。大概是藥效開始發揮作用,他感到頭腦不再昏沈沈的,也有心情跟相葉抬槓。


文章標籤

WEN兔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二宮和也不記得櫻井是什麼時候離開的,也不記得自己是如何走出浴缸,如何脫去身上濕透的衣服,如何換上乾淨t-shirt短褲,到底有沒有擦乾身上的水漬。


反正等他真正醒來的時候,自己已經躺在自家床上了。


如果不是客廳地板上遺留著櫻井翔變裝時用的粗框眼鏡,他大概會以為那只是個夢。


翻了個身,二宮第一時間感到的是頭好痛,他想應該是昨晚喝太多的後遺症,因為是認識了很久的前輩,所以他放肆地喝了不少。


除了頭痛,他的喉嚨也是乾渴地痛,吞咽口水時都感覺到撕裂的痛楚。


「咳咳咳……」


實在是痛得厲害,他勉強自己下床。


緩慢地拖著腳步,在路過浴室虛掩的門時看也沒看一眼,直接走進廚房,將水注滿玻璃杯,他貓著背抱膝坐在地板上,一口一口細細地吸吮著。


感覺舒服了點,又蹣跚回房,躺回去被窩中。

 


第二次醒來時已是晚上。


他想要再下床去喝水,才發現自己的情況竟嚴重到渾身無力。也許是因為自己從昨日午餐後就沒有再進食吧,想著叫點什麼來吃,但轉念間又放棄了這念頭。


於是,把被子拉高蓋住半張臉,準備繼續睡下去。

文章標籤

WEN兔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櫻井翔確實地感到二宮雙手緊緊扯住他後背的衣料,雙眼炯炯有神地盯著他。


他伸手觸摸二宮通紅的臉頰。
看著因為自己的動作,二宮眨了眨眼,然後綻放笑容。


眼前人是真的,而櫻井也並沒有喝醉--所以那不是夢。即使櫻井想要找出任何一個異樣去證明那一切只是自己的幻想,但那也的確不是。


「哈、哈哈。」
像是接受不能般,櫻井表情有點扭曲地失笑。


毋庸置疑,櫻井翔是眾人眼中的聰明人,他也很清楚自己是聰明的。


曾經有一段時間,他和二宮靠得特別近,近到讓他發展出超越member與member的感情。本來他是裝作沒事地繼續和二宮親近,可是當他發現二宮原來也對自己抱有一模一樣的感情時,他就知道兩人不可以再繼續下去。
他們兩個人的關係不只是兩人的事,更是嵐的事。


嵐的大家一起挽手--從高峰跌落低谷,再挨過了低谷,終於苦盡甘來。那段時期人氣開始回升,他不能讓任何事破壞他們一直以來的努力。即使只有0.01%機會會出差錯,他也不能冒險。於是,他開始疏遠二宮。
他以為二宮和也也是聰明的。


至少在這件事,兩人的共識是一樣的吧。

所以才會在他不發一言地避開二宮時,二宮也自然地接受,也開始減少和他有私下的接觸。只是他忽略了,共識是兩個人談出來的結果,而不是他單方面認為就是的。


所以原來,由始至終,二宮還是一樣的。


二宮仍愛著櫻井翔,如同他沒有改變的那些習慣般。

文章標籤

WEN兔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櫻井翔拿起眼前的酒杯,貼著唇,仰頭把液體倒入嘴裡。


「你說啊,那不是很過份嗎?」
同桌的圈外友人喋喋不休地說著自家老婆在家中的壞習慣。


「嘛…」


他的視線雖然與對面的人有交匯,一臉仔細聆聽的樣子,但是他的心思更多是落在昏暗角落的某張桌……
或者說是坐在那張桌的某人身上。


戴著壓得低低的禮帽,一身休閒恤衫和七分深藍色長褲,在這個高級酒廊中過於不顯眼,但那個貓著背的人就這樣簡單地闖入櫻井的視線中。
櫻井幾乎沒有在外面碰見過二宮和也。


因為二宮和也不喜歡到高級地方去,不管是餐廳還是酒廊。


他最喜歡穿著簡單的t-shirt短褲,整天窩在家中打遊戲機,到餓的時候會叫外賣或打給誰買東西給他食。


所以當櫻井看到他踏入這裏,一種不協調的感覺就漫延開來,漸漸地他不動聲色地關注起二宮來。


從櫻井的位置只能隱約看到二宮嘴角的弧度和下巴上的痣--他正和圈中的一個大叔前輩愉快地聊著。


也對。

沒人帶的話,那個小宅男也懶得出門。而且最重要的是有人結帳,小宅男才肯乖乖的出現在這種高級地方。
天知道在這裏即使光坐不喝,價錢也夠令小宅男心痛死了。

文章標籤

WEN兔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拍攝完成,各位辛苦了!」


隨著工作人員的叫喊,站在佈景前的二宮和也瞬間放鬆下來。


今天是pv的拍攝。
由早上開始,現在時間已是晚上十點。在嵐五人拍完最後的跳舞部份後,今天的拍攝總算告一段落。


「大家都辛苦了。」


二宮見到松本鞠躬,也跟著低頭從嘴裏蹦出一句:「今天真的十分感謝各位。」


眼尾餘光瞄到櫻井、大野和相葉都跟自己做著一樣的事。


向工作人員致謝之後,二宮見到相葉率先離開,就趕忙跟著他。見到他邊走邊伸了個大懶腰,二宮玩心大起,一把拍在他的肩膀上順勢捏了幾下。


「等下,nino!痛痛痛!!!」
只見相葉邊叫痛邊閃避著。


二宮心裏有點抱歉--剛才跳了那麼久,自己的肌肉現在也很酸痛,可想而知相葉也不會比他好過。只是心想是一回事,表現出來又是另一回事。


「相葉氏,你真弱,我明明沒有在用力。」他露出欠揍的小惡魔笑容。


「nino!!!」
聽到相葉的悲鳴,他噗地笑出來。

文章標籤

WEN兔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