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1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終於用差不多一天時間趕起了這篇翔君慶生文,讓我表揚自己一下XDD

文題的意思是想表達 太接近的話就會被身上的刺所傷,唯有適當的距離才能相安無事 這樣的短篇。

但其實寫完我也有點不知道自己寫了啥。

慶生文還不完全是甜文,我真是歪二後媽真愛。

但是讓翔君吃了尼糯米啦,那不是很好嘛(´∀`*)

翔君,33歲生日快樂啦。

 

---

 

又來了。

二宮和也猛地睜開眼睛,摸摸身上的衣服,又是半濕的狀態,都是他的汗。


他坐直身子,單手扯起上衣,冷空氣接觸到皮膚令他微微打了個冷顫。把濕掉的上衣丟在床上,接著拿起旁邊一早準備好的乾淨衣服--一連串的動作做得十分熟稔,應該說,他對這個情況已經有點習慣了。


從上星期發生過第一次之後,這種半夜突然醒來的情況就接二連三地出現,醒來又是不記得剛才的夢,也許所謂的夢並不存在,出問題的是他自己也不定。


二宮覺得胸口有點難受,在床上翻了個身,視線觸及床邊的電子鐘,顯示的時間是三點十二分,他睡的時間是一點多--又是睡了差不多兩小時。

 


他仍然能記得第一次驚醒的時候。

 

他只是突然毫無預兆地睜開眼。

無焦點的視線呆呆地停在上方暗暗的天花板好幾秒,漸漸地,因熟睡而產生的茫然感散去,眼神開始聚焦。


文章標籤

WEN兔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現實向短篇

* 慎入,雖然沒字母君(好像)

* 請無視時序bugs(大概有)

 

------

熱得不像話。
有人作出這樣的結論。


猛烈的陽光像是把大地煮沸了似的,穿著拖鞋踏在上面也能感到陣陣熱氣從腳板升上來,熱氣漫延到尾椎骨,透出無數汗珠,浸濕了過路人的T-shirt。


其實也沒那麼誇張,但世界上總有那麼幾個怕熱怕到極點的人,比如說二宮和也。


跟日本不過是隔了個海--當然那個所謂的海所指的是世界五大洋中面積最大的太平洋--但怎麼說名義上也只是隔了一個海,然而夏威夷的溫度簡直比日本熱上千倍、不、是萬倍。
穿著夏威夷襯衫的二宮和也,邊用手煽風,邊在心中如此吐槽。


由機場去到下塌酒店放行李是兩小時前的事,然後就被四個莫名其妙地興奮起來的大叔們拉著出門,說是趁排練開始之前去觀光一下什麼的。


沒這個必要好不好!
他在心中如此吶喊的同時,幾乎被脅持著離開了酒店大堂。

一感受到門外蒸蒸的熱氣,二宮和也就想往回走--他果然只想留在酒店房間,不為什麼,就衝著它有冷氣這一點已經俘虜他的心啊。


二宮和也不只挑食,就連對氣溫的挑剔都到了無人能及的地步。


「nino,別想逃啊。」

文章標籤

WEN兔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受君生日四碼
  • 請輸入密碼: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攻君生日四碼
  • 請輸入密碼:


二宮和也在感受到櫻井的指尖落在他額上的時候,清醒得很。

或者說,在睡夢中喊出櫻井的名字後,心就如同被揪住地一下子驚醒過來。

真實的被觸摸感和沁入鼻腔那股屬於櫻井的氣味,讓他知道那不是夢--櫻井的確是開車送自己回家,只是不知為什麼車子停在路邊,而那個司機就在自己身邊。

 

手指突然靠上來。

本來瞇起細縫觀察著的眼睛馬上緊緊地閉起來,甚至用力得令眉間起了皺摺。

 

感受到撫平他眉間的微熱指尖,他的心幾乎提到嗓子眼,怦怦地亂跳著。

那親暱的舉動讓他不敢亂動,也不敢告訴那個人,自己其實已經醒了。

 

難得的溫柔,讓二宮甚至興起惡作劇的念頭。

在那個人伸手扶正他的頭時,故意向下滑了幾吋,死命不靠在那個人的頸窩中以抗議對方的肩有多溜。

裝睡什麼的,應該發現了吧?

 

但是櫻井壓根沒發現到,還是努力地把他的頭托在自己的肩上。

有時真的被那個過份認真的男人逗笑,想也知道他有多淺眠,被觸碰怎會不醒過來--再次把頭向下滑的二宮如此想著,但他就是喜歡櫻井一生懸命的認真。


靠在肩膀上的觸感一點也不咯人,而且很厚實。

 


時隔多久,再次這樣和櫻井靠在一起,二宮差點記不起那種感覺了。


從以前他就很懷疑,櫻井翔的肩膀有種魔力。


文章標籤

WEN兔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世事萬物很多時候是相對的,有正就有反,比如櫻井翔和二宮和也的心情這樣--雖然二宮不想和櫻井獨處,但是櫻井卻並不是這樣想,他甚至為猜拳時的好運氣而感到心情愉快。

 

和二宮隔著點距離出了餐廳的門口,櫻井感到一陣微熱的風吹拂他臉頰,6月到來,似乎預言夏天也快到了。

又一年的夏天,他心中似乎因想起某年格外炎熱的夏天而不安地躁動著。

 

沒走了幾步,二宮就在路邊停下腳步。

「sho桑是駕車來的嗎?」
雙手插著褲袋的二宮隨意地站著。

櫻井覺得就算已經三十歲了,那個人依然像個少年般,更意外地,他發覺那個少年的語氣藏著與剛才氣氛完全不同的不悅。

「嗯。」他點頭。

「這樣啊……我要走這邊去車站,」二宮指著與停車場相反的另一條路,「那我們就在這裏--」分別吧。

用腳趾頭想也知道二宮接著要說什麼。

 

簡單地說句再見,明天如常地因工作碰面,再簡單地說再見,再一起工作……

由二宮似有似無地躲避他開始,櫻井就知道照著這個勢頭,他和二宮的心會漸行漸遠,而這樣的結果就是二宮最終能夠忘掉對他的那份感情--那樣正中他下懷,真是好極了,不是嗎?

櫻井反問自己。

但…今天是例外的,6月17日,櫻井有說不出的心思,就是想要再跟二宮多待一會。因為一年365日只是那麼一天,見證著他心底很重要的那個人的誕生。

 

於是在二宮要說拜拜之前,櫻井果斷地抬高聲量打斷他的話--「nino,我送你吧。」

「誒?」

剛想邁步的二宮好像沒聽清楚般,疑惑地望向他。

櫻井假裝低頭望了望手錶,一臉擔憂:「都已經那麼晚,我送你回去吧。」

「…………」似乎沒預料到他會這樣說,二宮抿嘴靜默了一會,「謝謝你的好意,但還是不用了,現在不過十一點多,我一個人也不會有危險的。」

 

文章標籤

WEN兔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