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新年假差不多放完,意味著我又要忙起來了><

變忙之前希望可以早早完結這篇,愛拔出現了哦,感情線進展較快因為那是只有六個chapters的中短篇。

然後我又繼續去loop五子帥翻的『sakura』MS live~~

超級喜歡那種注重手勢的舞步,特別是竹馬和SA那部份(๑´ㅂ`๑)

 

---

Chapter 3: Greed

 

又一個清晨時份,二宮和也結束工作回到合租屋,他的室友正咬著麵包坐在茶几前掀書。

 

「早安,kazu。」


二宮對於這個毫無心理準備的碰面機會感到莫名的尷尬,只能僵硬地回了句早。


「大學開始考試,所以這幾天都不用上學。」

室友自動自覺解釋著自己在家的原因,二宮隨便應一聲,拿著衣服進去衛生間。

 

蓮蓬頭的水嘩啦嘩啦地落在他身上。

在按壓著沐浴乳瓶子時,他聽到外面的叩門聲。


「吶、kazu,我問你喔--最近沐浴乳用得很快,你很喜歡嗎?」室友把嘴巴貼在門隙上,聲音很清晰地回盪在狹小的衛生間。


二宮心虛得塗抹乳液的手也驀地頓住,幸虧外面的人看不見,他輕聲應道:「嗯…是不錯。」


文章標籤

WEN兔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最近從mica醬留言裡得到了愛的鼓勵(?),所以本章櫻二走輕鬆甜向:)

然後leader登場了,別問我軟萌萌的漁夫智在哪裏,人設形象是根據成瀨sama的(攤手)

愛拔的角色也很明顯,不過暫未出現,還有松潤…會在哪裏呢在哪裏呢~

 

---

Chapter 2: Icing

 

雖然警方因命案找上二宮和也,但是酒店閉路電視的片段和櫃台小姐的供詞,證明了他在案件發生前就已經離開了酒店,所以他的嫌疑很快已洗去。


警方於是著手於自殺方向的調查,又叫過二宮去警署幾次,詢問有關事情。

由於嫌疑洗脫,負責他的警官也由本來的兩人變成只有櫻井翔一人。

 

一個星期後的某個晚上,二宮再次在店子裏見到櫻井。

櫻井不像之前幾次見面那樣穿著警察制服,而是一身休閒服裝坐在店子最裡面的位置,沒有點酒,對途經的店員上前勾搭也沒多加理會,只是安靜地等著他有空的時間。


本來在另一桌偷偷觀望的二宮,見到他的同行過去搭話,趕也趕不走,最後還親暱地靠在櫻井的肩上。他不知怎地心頭火起,虛笑著對身旁的客人說了聲稍等,就直直走過去櫻井那桌。


「啊,二宮君。」

櫻井見到他過來就舉起手打招呼,卻被二宮一把抓住手臂,連拉帶扯地趕到衛生間。


門板阻隔掉外面的音樂聲,二宮見四下無人,立馬卸下工作時專用的表情,一臉惡狠狠地盯向櫻井:「你為甚麼來這裏?」


「啊…我有件事想找你確認--」

「找我的話你可以打電話給我!」

文章標籤

WEN兔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架空設定中篇

*主CP為櫻二,混有些微all二

 

嗚嗚嗚,本來的情人節/新年賀文趕不及也寫不成(哭)

我本來想寫翔君長眼針眼針眼針眼針眼針的短篇啊!結果一直專注這篇,令這(原)短篇被寫成中篇,我真是夠了(掀桌)

其實字數不算多,但硬說是短篇實在有點說不過去XD

五子都會登場,只是戲份不同,我沒有偏心絕、對、沒、有~~~

人設啥的還請自行發掘╮(╯V╰)╭

 

---Chapter 1: Lie

 

他生於泥濘,所以注定滿身污穢。

 

「嗄嗄嗄……」

酒店房間裏,兩具赤裸的軀體交纏著。

 

瘦小的男人跪趴在床上,迎合著後方男人猛烈的撞擊。埋在枕頭中的臉木無表情,薄唇卻不住吐出嬌喘,「快點…嗯……」


伴隨著最後幾下的深入,他感到下體有股熱流注入、擴散,尾椎一陣酥麻,他咬唇忍住聲音,然後很快地,所有感覺都消失貽盡。


在那個男人抽身離開時,疲憊感立馬襲來,但他仍然緊繃著身子,坐起來面對對方。

 


「nino,你果然好棒。」

文章標籤

WEN兔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這篇作為《刺蝟》的續篇,用了翔君視角。

文題是《噓》,雙重意思--日文(噓つき)解釋就是說謊,中文解釋就是助語詞,叫人別說話的意思。

個人認為是內容物頗糟糕的後續,所以請慎點

其實只是因為一個畫面浮現腦海,或者說是因為一句話衍生出來的小續篇,本來打算預算寫三千字左右,然後不知為何變成五千多字了…寫翔君好麻煩-V-

總之,請先看完->《刺蝟》(二宮君視角)再來看這篇:)

 

---

 

櫻井翔從浴室回到房間的時候,房間只有桌上的那盞暗燈還亮著。

二宮和也躺在床上背對著他,似乎已經睡熟了。床的另一邊空出的位置整齊地放著他剛才散落在客廳沙發、地上的衣物,肯定是他淋浴時二宮幫他收拾起來的。

 

「nino?」

試探性地喊了一聲,意料之內地,得不到回應。


只在下身圍住毛巾的櫻井也不急著穿衣服,反而繞著床慢慢踱到二宮躺臥的那邊。二宮正左側睡著,在他站的角度輕易將對方的睡顏收入眼中。


昏暗燈光在二宮的臉打下微黃的一層光暈,渲染著他舒展的眉眼和微微閤著的嘴唇--他似乎已經不受惡夢的影響,安心地睡著,交疊放在枕邊的雙手讓他顯得乖巧非常。

 


最近連續收到二宮異常的訊息都是他已經入眠的深夜時份。

第二次收到時,心感奇怪的他趁白天見面時問過二宮,卻只得到『沒事,只是剛玩完遊戲又不想睡罷了』那種輕描淡寫的回答。然而,二宮從來不會在那種時間傳訊息給他,因此他也特別注意起這件事來。


靜靜地看了眼熟睡的二宮,櫻井踏前一步,坐到他旁邊的床沿。


文章標籤

WEN兔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