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7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1.

 

二宮和也承認他自己是個愛耍小心機的男人。
無傷大雅的話,這樣沒什麼問題啊。如此乾脆承認的時候,他勾起唇瓣,露出他自覺最無害的笑容。


一開始只是無意中發現了那道視線。

--櫻井翔在看他。


二宮歛下眼,假裝專心與手中掌機裡的魔王作戰,但是怎樣也忽視不了那道對他而言過於熾熱的視線,手中的勇士生命值開始不斷下降。


『翔醬,你還在看報紙?』
相葉元氣滿滿的聲音終於打斷了無形的壓力,只見櫻井倏地將視線轉到相葉身上。


『嗯啊,差不多看完。』

『馬上就開始錄影了,平時你都能早早看完,今天是怎麼回事?』

『大概有點累吧。』

『那要小心精神啊--nino,要開始錄影了!』

打擾完櫻井的相葉又興沖沖地跑到下一個目標--二宮身上,一把搭上他的肩。而一直坐著的櫻井隨著他的話再次把視線落在二宮身上。


二宮抬起眼,對上了櫻井的視線,對方一時愣住了,反應過來就露出微笑。


『今天也一起加油吧,nino。』


完全不知道已經被發現了嗎?那男人。

文章標籤

WEN兔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8.


「你…還是放不下nino嗎?」


大野智的問話很輕柔,卻像是重物落水般,在櫻井翔的心投下波瀾萬丈的波浪。櫻井盡量讓自己的表情看起來很淡然,但他相信早已被大野看透了。


「……我們在說的是另一件事,是雜誌訪問吧?」


「不。」大野直直地望向櫻井,將對方驚惶像被踩到痛處的樣子收入眼底,擔憂地抿緊唇,「我說的從頭到尾都是nino。本來我以為過了那麼久你已經放開了,但是經過那件事我又開始懷疑,你到底有沒有真正地放下nino。」


櫻井逃的似地移開視線,「我們都清楚知道nino離開了,有什麼好放開不放開?」


大野搖搖頭:「我說的是更早之前--我們還是嵐時的事。」


櫻井倏地瞪大了眼睛望向大野。

 

「……leader,難道你一直都知道…?」


在大野堅定點頭之後,櫻井的肩膀一下子失去所有力量垮了下來。


對啊,他早該知道--雖然表面上是閒事不理的隊長,但大野事實上一直都默默地注意著團員們的事,因此也對每個人瞭如指掌。這樣的大野會知道櫻井和二宮當年發生過什麼事,其實也理所當然。

 

「我不是刻意想要重提過去。」

大野知道那段有點久遠的往事對櫻井和二宮來說,大概都是碰也不想碰的過去。他也覺得人應該向前走,所以才更想搞清楚櫻井有沒有停留在那段過去之中。

文章標籤

WEN兔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5.


要是說起二宮和也那個人,也許櫻井翔說到最後還是得不出一個定論。


曾經,他自認很了解那個人,但是其實不然。二宮和也是個心思如同謎一樣的男人,即使相對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櫻井翔覺得自己還是沒能看透他。

所以說,他對二宮的過份在意,也許就是因為他看不透所致--誰叫他是個如此固執的男人。這樣想的話,也許一切都是二宮為了讓自己記住他的把戲,像那些含糊不清的態度、那些陰晴不定的行為、和那些深不可測的想法。


身為團員之一,他和二宮認識的時間很長,長得令他已經忘了,到底是什麼時候起,對二宮產生超出友誼的感情。

 

 

06.


『我說,翔桑你怎麼愈看愈像動物了?』

這樣語帶嘲諷地說話的同時,二宮和也側過頭,對著在他身後的櫻井翔投來不耐煩的一眼。


『咦--?』櫻井回他一個疑惑的單音節,明顯不知道為什麼他這樣說。


二宮像是覺得他有點蠢般,重重地嘆了口氣。


『我是說,你幹嘛像是被主人拋棄的小動物般,一直跟在我後面。』他手環抱胸口地停下來,氣勢十足地抬頭瞪視,明顥希望用氣勢壓倒對方。


沒錯。

離開樂屋之後,他就緊跟住二宮,彷彿擔心被主人拋棄的小動物--當然,二宮不是主人,而他…雖然被說長得像倉鼠,但事實上也不是什麼小動物--要說為什麼,其實他是擔心對方趁自己不注意的時候,悄悄一個人溜回家。

畢竟,他還是頗了解那個人。

文章標籤

WEN兔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3.


「事情就這樣決定吧。」


用這句話結束了整整四十五分鐘的長途電話,櫻井翔把手機丟在書桌,合上面前的筆記型電腦,閉眼,伸手捏捏眉間紓緩雙眼因長時間望著電腦屏幕而產生的乾澀。

他不太喜歡使用電腦,不過不能否認這工具對於人類的確是必需的。

 

待眼睛舒服了點,他放開手,往後靠在電腦椅椅背。符合人體工學的黑色流線完美地緊貼他後背,紓緩著肌肉的緊繃。


桌上放置的電子時鐘顯示時間是下午三點多。


櫻井愣愣地望著螢光白的數字線條,直至它跳到下一個數字,他像是打開了身體某個開關般,伸手摸索桌上馬克杯的慣常位置,一碰到杯環就拿起來喝。

然而,杯中的咖啡卻早已一滴不剩。


他想著不得不起身去倒,於是就皺起秀氣的眉,同時桌上的手機發出悅耳鈴聲,他歛眼看到螢幕上顯示的名字--眉頭皺得更緊了。

 

他很清楚那通電話是因何事而來。
不過,也沒有不接的理由。


「喂,松潤?」

 

「啊翔君…」屬於松本潤的聲音傳入耳中,他有點遲疑,像是在顧忌甚麼似的,「…你現在在做什麼?」


「剛處理完公司的財政報表,現在沒事忙,怎麼了?」

文章標籤

WEN兔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偽現實,請當成平行空間的另一個有嵐的世界。

慎,重要角色死亡

所有設定基本上看過這一章就可以完全明白,所以不多說。

---

 

01.


散步道的兩旁種滿了櫻花樹,盛開的櫻花隨風搖曳著。


男人微仰頭,瞇起眼凝視了半晌,又再趕路。
天空開始飄落櫻花花瓣,點點粉色在半空中轉了幾圈,有些落在地上,有些落在過路人的膊上,也有一片落在那個男人的黑色皮鞋鞋尖上。


男人停頓腳步,低頭瞄了一眼,像是有點開心地挑起眉,然後繼續邁開步伐,那片花瓣隨著男人的步伐再度飄起,落到不知那裏。


「Sakura…」

有點遲疑的喊聲在身後響起,男人以為在說櫻花,所以並沒有意識過來。

「Sa…櫻井先生?」


難道是在叫自己嗎--男人終於轉過頭去。


一個戴著鴨舌帽和眼鏡的男人站在一段距離後,舉高的手圈成喇叭狀叫喚他--櫻井翔疑惑地點了點頭,然後看著對方露出笑容,直直地走過來。


「竟然能在這裏碰到櫻井先生,實在太幸運了!」對方來到櫻井面前,向他伸出了手。


文章標籤

WEN兔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