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拍攝完成,各位辛苦了!」


隨著工作人員的叫喊,站在佈景前的二宮和也瞬間放鬆下來。


今天是pv的拍攝。
由早上開始,現在時間已是晚上十點。在嵐五人拍完最後的跳舞部份後,今天的拍攝總算告一段落。


「大家都辛苦了。」


二宮見到松本鞠躬,也跟著低頭從嘴裏蹦出一句:「今天真的十分感謝各位。」


眼尾餘光瞄到櫻井、大野和相葉都跟自己做著一樣的事。


向工作人員致謝之後,二宮見到相葉率先離開,就趕忙跟著他。見到他邊走邊伸了個大懶腰,二宮玩心大起,一把拍在他的肩膀上順勢捏了幾下。


「等下,nino!痛痛痛!!!」
只見相葉邊叫痛邊閃避著。


二宮心裏有點抱歉--剛才跳了那麼久,自己的肌肉現在也很酸痛,可想而知相葉也不會比他好過。只是心想是一回事,表現出來又是另一回事。


「相葉氏,你真弱,我明明沒有在用力。」他露出欠揍的小惡魔笑容。


「nino!!!」
聽到相葉的悲鳴,他噗地笑出來。


混和著對這種場景見慣不怪的工作人員呵呵的笑聲,就這樣一路打鬧著回到樂屋。二宮倒是自覺地放過相葉,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


拍了一整天,他也是累透了,其他四人也一樣。二宮見到大家都很快收拾好,然後說了句『拜拜』什麼的就各自離開。
二宮是最後一個離開的。


他沒料到外面還有人,於是在開門後著實被在門外經過的櫻井嚇了一跳,藏在帽子下的眼睛都瞪圓了。


櫻井也是驚訝地望著他。


「……sho桑還未走嗎?」二宮首先開口。


「啊嗯,剛剛去了趟洗手間。」


既然目的地都是停車場,兩人理所當然地一起離開,路上還跟負責善後的工作人員打個招呼。


不同於鏡頭前活躍的櫻井,私底下的櫻井在members之間有時比二宮更愛沉默,特別是最近在忙拍多拉馬,少了很多私人時間,於是更加不開口。


見到停車場還有點路程,二宮唯有挑起話題和他聊。


「說起來,今天拍的歌是sho桑你多拉馬的主題曲啊,是說,拍攝過程如何?」


櫻井給他一個有點疲累的笑容。


「唔…可以說是挺好,大家合作得很愉快。不過那個角色啊……導演說拍攝時我好像變了另一個人一樣,連共演者也說有點怕我,哈哈。」


二宮想到了多拉馬中說著『不錯嘛~』的櫻井,fufu地笑了幾聲。


「畢竟是演那種老師,sho桑的眼神是挺可怕的,就是那種表面愈平靜,內心就愈可怕,或者笑著笑著突然發怒的人。」


「對對對--」
似乎說中了櫻井的心聲,他的眼神一下子亮了點。


「nino你有在看啊,我好感動~~不過啊,你明明那麼忙,有時間還是多休息吧。」


「沒關係喲,反正也是在家玩遊戲,有空閒就看了嘛。對了,sho桑演得很好,演技簡直可以跟我這個hollywood star比啊。」二宮開玩笑。


果然,櫻井被他逗笑了。


櫻井翔在真心笑的時候,唇間會露出些許門牙,fufu地笑,有點像倉鼠。那張笑臉會讓二宮也偷偷笑了。


「nino的話,不管是哪個members的多拉馬都會看吧。」


「…嗯。」
誰的出演他也會看的。


「因為我是嵐的最大fans啊。」


不過最常看的是sho桑的啊。

二宮在心中補上一句。


其實啊,不只多拉馬每集都會看,連News Zero他都一直在看。
只是二宮不敢說,特別在他知道自己對櫻井抱有的感情後,背著櫻井偷偷做的所有事都好像令他變得心虛起來。


「啊,我的車來了,那我們之後再見。拜拜,nino。」
實在很累的櫻井急急地上車。


「拜拜。」二宮也揮了兩下手回應。


很快,二宮的車到了。


坐在平穩的車子上,他很快就感到倦意,吩咐經理人到他家的時候叫醒自己。想到櫻井剛才的笑容,然後他就閤上眼。


嵐即將迎來第十五年。


二宮跟其他members從認識到現在卻不只十五年了,由Jr.時期就開始在一起的五個人不自不覺形成了無人能超越的默契,二宮把大家都當成生命中的瑰寶。只是他不知在什麼時候起,對其中一個人抱有了不同的感情。
等發覺的時候,他知道自己被疏遠了。


…或者是因為被疏遠才發覺的,嘛,總之就是這樣。

 


曾經他有點怕櫻井翔。
即使一起作為『嵐』出道,他也大多黏在他的竹馬身邊,沒有和櫻井太過親近。直到他放下心防,接受其他人作為可信任的夥伴後,他跟櫻井翔仍是沒甚交集,不過感情倒是愈來愈好。


契機應該是2007年。


在2007年拍《山田太郎》那段時間他和他靠得特別近。當時的櫻井翔還釘著耳釘,有點跋扈的模樣。本來有點擔心兩人不太合,甚至打去找相葉談過。


不過,事情出乎他意料。除了拍劇時經常有對手戲,在休息時間互相打鬧,還常常一起上節目宣番。二宮還是第一次跟member在一起工作那麼長的時間,似乎用這段時間看清楚了櫻井翔那個人。
在那之後,二宮跟櫻井的關係才真的昇華到更高地步。


他們在一起的氣氛融洽得彷彿旁若無人,他們在節目上的同步率升到新高,連私底下的聯絡也比其他members要多。


二宮享受著櫻井的溫柔,而櫻井包容他的任性,那段時間他甚至都以為自己真的在跟櫻井交往,而且是那種成熟到不必說『我們交往吧』的那種戀愛。


但,那畢竟只是他的想像。


因為當二宮仍沈醉在那種曖昧的氛圍時,在某個時間點櫻井卻像是突然醒覺了,開始收歛起來。


剛開始他還擔心是不是自己做錯什麼惹怒了櫻井。


但是在番組上刻意迴避他的視線、避開他的身體接觸、本來頻密發送的訊息漸漸減少……到後來,除了有關工作外都很少找他。
再蠢的人也會明白吧,何況是二宮。


「nino。」


聽到誰的聲音,被打擾的二宮皺起眉。


「nino,到了,快起來。」


睜開眼睛迷茫地眨了又眨--啊…自己在車上睡著了啊。


帶著醒來的混沌感,二宮有點晃悠地下了車,好像聽到經理人在交待什麼,但是他直直地走入屋內。


洗了個熱水澡後,二宮把自己蜷縮在客廳沙發的角落,打開那台他曾經在番組上說『專門用來看嵐節目』的電視,就想起今天是《家族遊戲》第二集的放送日。而因為要工作,自己早早就設定了預錄。

按了幾個鍵,櫻井翔的臉就出現在液晶屏幕上。


掛著斜背包的櫻井翔冷酷地凝視著鏡頭。
扯出一抹嘲諷的笑容。


雖然劇情很吸引,但二宮實在是累了,沒法留心內容。他只是定定地看著櫻井翔的鏡頭,久久不能回神。


二宮並不是不明白。


正如櫻井無數次說過,他是挺聰明的人,所以櫻井疏遠他的用意他怎會不明白呢?畢竟,在那麼久的相處下,他和他增長更多的是因為了解而出現的默契。


但不幸的是,二宮的情商也很高。雖然大體上是明白,但有些事不是說收回來就收得回來的,比如說二宮早已萌芽的心情。

 

也比如說拍《山田太郎》時期那個演技還有點生澀的櫻井翔,如今飾演起眼前的吉本老師,光是眼神也可以令觀眾心寒了。


二宮看了第一集就知道。


櫻井翔跟自己也一樣,回不了去。

 


盯著螢幕的眼睛有點乾澀地痛,眼皮開始撐不住,不過沒關係啊--二宮在閉眼的時候如此想著--因為他還會重看的。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EN兔子 的頭像
WEN兔子

Shine ANOTHER Day

WEN兔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