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宮摟住被單窩在沙發上,看著在開放式廚房裏忙來忙去的身影,心漸漸安定下來。


相葉對二宮來說就是安心的存在。


在自己年少的時期開始就和相葉在一起。無論是開心、氣憤、丟臉還是討厭的所有事他都告訴相葉,甚至是難以啟齒的事也都……無疑相葉是最了解自己的一個人,也是他除了家人之外最親近的對象。


望著相葉把材料倒進鍋內一邊攪拌一邊低語著,二宮的目光柔和起來。


有時候他會想,自己只有在相葉面前,才能夠毫無保留和掩飾。所以才會在聽到相葉聲音的瞬間,就放鬆地哭了出來。


在相葉面前,他不用害怕被傷害或嘲諷。
因為他知道就算自己做了什麼,相葉也總會對自己笑得很寬恕,安慰著擔憂的自己,保護著弱小的自己。在那個充滿計算的圈子中,他們互相支持和鼓勵對方,在他心中相葉已是無人能及的重要地位了。


二宮慶幸有相葉在他的身邊。


「nino,你怎麼跑出來?我不是叫你在房間好好的睡嗎?」蓋好鍋蓋的相葉抬頭發現了二宮,又扯高嗓子喊道。


「以你的技術,我擔心你會燒了我廚房啊。」
其實,他只是不想一個人待在房間而已。不過口是心非一向都是二宮的習慣,說罷還不忘贈送相葉大大的白眼。


「才不會!!!就算燒了也會賠你維修費!」


「維修費當然要付,更重要是我的心靈損失呢,你可負擔不起。」二宮滿不在乎地反駁。大概是藥效開始發揮作用,他感到頭腦不再昏沈沈的,也有心情跟相葉抬槓。


「好過份啊--」


相葉控制好火候,躂躂躂地走過來,一把坐在二宮旁邊。


「走開,好擠。」二宮嫌棄地推他一把。


氣力還沒回復,不過就算回復了,他也推不動身形高大的相葉。其實也不是擠,現在這樣的距離反而讓二宮更加安心,不過他可不會說出口的。


見剛才還病懨懨的他打起精神來,相葉似乎放心不少,馬上笑開了。


「粥已經煮開,很快就可以吃。」


二宮點點頭。


他是一點也不在意那鍋粥會怎樣,反正都沒有胃口。事實上剛才相葉問他在酒吧有沒有吃東西時,他大可以編個謊話蒙混過去。但是,他覺得沒必要對相葉說謊。


基本上煮粥也不需要特別的留意,所以相葉理所當然地和二宮黏在沙發上。


兩個人都沒有再說話,相葉不問二宮發生什麼事,而二宮只在發呆。很多時候他們都是這樣的,無需言語卻已經足夠安定了。


在寧靜間,二宮靠上相葉的肩膀,然後感到相葉摟緊了自己的胳臂。

 


在見到相葉前,二宮一直在做夢,很多很多的夢亂七八糟地交織著。他都不記得內容了,只是最後夢到櫻井對自己怒吼著住口的情景。


二宮腦海深深地印下了櫻井如同冰霜一樣的眼神--他見過櫻井蘊藏著不同情緒的眼神,但就算再不悅再生氣,他也不會用那種眼神去瞪人。


那也許就是櫻井最頂端的憤怒,而對象竟然是他,二宮和也。


櫻井可以對他的表白而感到憤怒,為什麼他就不可以對櫻井的反應而憤怒?


那些年來,他一直隱藏著自己對櫻井的感情,飾演著一個不愛櫻井翔卻又和櫻井翔很親近的二宮和也,他漸漸覺得很辛苦。
很多人說過他有演員天份,也是個出色的演員。


但是演到這個地步,他都有點迷失--自己到底是扮作不愛櫻井的二宮,還是表面扮作愛而又假裝沒愛櫻井的二宮?


他到底還是不是自己?


相比之下,二宮對於櫻井一貫的鬆容感到太不甘心了。


心中一直有個可怕的念頭。

櫻井愈是鬆容,他就愈想把櫻井逼到盡頭。他想看,當他把秘密戳破的時候,櫻井完美的面具出現裂縫,然後顯露最真實的一面。

 


終於,藉著酒醉撕破他的面具,只是除了憤怒,他看不到櫻井有其他反應。


憤怒地把冷水淋在他的身上,憤怒地叫他住口,憤怒地要他清醒--如此明確的拒絕態度,他終於疑惑,櫻井對他也許真的只是成員間的友情而已。


如果那麼多年來都是自己自作多情,那上天對他是不是也太殘酷了點?


「nino……」


二宮下意識地抬起頭,撞進相葉充滿擔憂的瞳仁中。


會發現自己的異樣大概是因為自己正緊緊地揪住身上的被單,用力得指節都泛白。他立馬鬆開了手,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地笑了笑。


相葉緊緊地盯著他好半晌,終究還是沒有追問。


「粥都好了,我幫你盛吧。」


二宮悄悄鬆一口氣。


嗅到白粥的香味,接過碗的時候二宮才發覺自己肚皮空空的,不禁急匆匆地吃一口。雖然覺得有點燙,但是味道好得讓他又緊接吃了幾口。


「慢慢來啊。」

相葉笑彎了眼地看著他。


吃到第二碗的時候,二宮才慢下來,細細地嚥著粥。


熱粥溫暖了他的身子,加上身上蓋著的被子,他的後背開始滲出細汗。正想把被子拿開,卻被相葉一手阻止了。


「不可以!把汗逼出來才會好的!」


見相葉一臉認真地搖頭,二宮只好按捺著流汗的不適感,繼續吃粥。


要知道他向來拿他的竹馬無輒,總會隨著他的意願去做。


但二宮認為,本質上自己是任性的。很多時候他都會不管其他人的想法或後果,做自己想做的事。正如昨晚那樣,也沒想過結果會如何,只是因為久違地見到櫻井出現在自己家,頭腦一熱控制不住就告白了。
如果問他有沒有後悔,他不敢說沒有。


雖然途中因為不甘心而發火,但到最後,在櫻井哀求他把事情當成一場玩笑的時候,他如受當頭棒喝,火氣一下子被淋熄。


櫻井和自己都很聰明,那是不是玩笑,他們兩人都一清二楚。想要自欺欺人的話,那籍口也真的爛到極點,但即使是爛籍口,櫻井還是希望將一切當作沒事發生過。


他是不是沒有為櫻井著想過?

自己是不是太自私?


所以才會令櫻井露出了絕望的眼神--而他最受不了的就是櫻井那樣的眼神。他眼中的櫻井是最適合自信、最意氣風發的男人,而不應該是被絕望佔據。


於是連自己都沒想到,就這樣簡單地隨著他的意願,點下頭了。


想著想著,手中的碗已經見底。


二宮把碗遞給相葉,說要再添一碗。望著相葉的背影走入廚房,毫無先兆地蹦出一句來。


「昨晚sho桑來過……我跟他表白了。」

 

--

 

半夜,相葉突然醒過來。看到不太熟悉的天花板和佈置,他才想起自己在幫二宮洗完碗後,因為時間太晚所以決定在二宮家留宿。


旁邊躺著熟睡中的二宮,手正抓住相葉上衣的衣角。

 


房間都拉上窗簾,但是黑暗中相葉還是能隱約看到二宮的臉。


腫腫的眼皮被自己用冷水敷了十分鐘,現在已經消腫。他伸手撩開二宮額前的瀏海,停在他的額頭上,感覺熱力好像降低不少,才放下了心頭大石。


相葉雅紀是唯一一個知道二宮對櫻井抱有戀愛感情的人。


說起來已經是幾年前的事了,他尋常地在休假日跑到二宮家去玩遊戲,邊討論馬里奧應該跳向哪個位置,邊說起wii代言的事,突然就被告知了這件事。


他愣愣地聽二宮敘述著和櫻井之間的一些小事,當時二宮如同遇到喜歡的遊戲般興奮,眼神閃亮得令他都不捨得打斷半句。


二宮說『這件事只有ma kun知道喲,所以要幫我好好保密啊』。


唯獨把這件事告訴了他,可見二宮有多信任他。


潑冷水的話一句也說不出,不過他心底還是抗拒吧。

並不是說那兩人在一起有什麼不好,只是直覺告訴他,那兩個人的話……總有點不好的兆頭。

 


剛才聽了二宮說昨晚的事。


首先是二宮在酒吧見到櫻井,大概是怕他喝醉出事,櫻井突然來到二宮家。二宮在酒醉的情況下纏住櫻井表白,結果惹怒櫻井,他一怒之下就走了。清醒過來的二宮想去洗澡,但不小心睡在浴缸,因為浸著冷掉的水,所以病了。

 

『那也是沒辦法啊……』

相信二宮也明白,由櫻井的反應可以證明,他根本沒有喜歡二宮。


相處多年的member突然說喜歡自己,會反應過度也是正常的。但是,對於櫻井就這樣丟下二宮,相葉還是挺不滿的。


對相葉來說,二宮是不能割捨的存在。


他可以忘記很多事,唯獨是二宮的事他從來就放在心頭上,因為他很重要很重要,是從小開始就在一起的夥伴。
重要的人被傷害了,他怎麼會不生氣?


不過他也明白戀愛那種事並不是一廂情願,沒有那一方有錯,也不能怪責任何人,所以他只能怪自己沒好好看著二宮。


接到二宮的電話時,他一顆心都要跳出來了--正如很久沒有像現在這樣和二宮同床共枕,他也好久沒有聽到二宮帶著哭腔的迷惘聲音。

在迷宮中迷失的二宮,自己只能盡力衝過去找他。

 


「ma kun?」


因叫喚而回神的相葉,發現自己的手一直放在二宮的額頭上,結果吵醒了他。


他連忙縮了手。

「果咩。」


「睡不著?是不是我擠到你?」二宮說著,跟他挪開了點距離。


相葉使勁地搖搖頭:「沒這回事,只是在想明天的工作……」


得到他的否認,二宮又默默地挪回來。


「明天…對啊,下午有VS嵐的錄影,我都忘記了……連rundown也沒看,明天要補看回來啊。」

 


見二宮慢條斯理地挪回來的動作,相葉倒是一口氣地黏過去。


「巴嘎!」有人露出嫌棄臉。


二宮很缺乏安全感,但也很討厭被人親近。


他說過,即使互相觸碰,但下一刻對方還是可以推開自己消失得無影無蹤,這樣的肢體接觸只會剩下離開後的空虛。所以他更喜歡抓這個動作,因為主動的是自己,所以只要自己不放開,對方也逃不了。
說到底,二宮就是害怕成為被推開的一方。


因此相葉很驚訝二宮會先表白。

他一直以為櫻井和二宮會一直這樣走下去,直到兩人老了,二宮依舊不會說,而櫻井也不會知道二宮喜歡他。

 


相葉側過身,正面望著二宮,兩人大眼瞪小眼的。


「我說,nino,你的身體會不會受不住?」


一個拳頭準確地落在相葉的胸口。


「巴嘎,我沒那麼弱啦。」


胡說,明明因為疏於鍛鍊,本來的腹肌系統都連成一塊,還持續向外發展成了凸起的小肚子--相葉內心如此腹誹著。


「如果有cliff climb的話,你可不能上哦。」


「知道啦。如果真的抽中,我就把你推出去吧。」
二宮狡黠地笑了。


「誒!!!我也不想爬啊,很累的……嘛嘛算了,真的抽中也只好認命。」


正式是被人賣了還幫著數錢的典範--相葉雅紀,雖然抗議但還是在心中決定要代替二宮去玩所有需要體力勞動的遊戲。


「nino…明天…………」


說到明天的錄影,相葉最擔心的不是生病的二宮玩不到遊戲,而是二宮的情緒--二宮要如何面對櫻井,是裝作自然還是視若無睹,會不會難過。


如果情況發生在自己身上,拒絕自己表白的對象出現在工作場所,自己會怎樣?

……嘛、大概是不爭氣到什麼也做不了吧。


「明天…………要加油。」

想了又想,只能擠出一句無意義的加油,相葉心中暗罵自己無用。

 

「嗯。」
二宮卻是明瞭他的意思,閉上眼睛,嘴邊噙著一抹苦笑。


「因為有個巴嘎會陪住我吧。」


「當然!」相葉拍拍自己胸膛,「就交給我吧!」

 

二宮把整張臉埋進被子。


……


久得相葉以為二宮已經睡著了。


耳邊卻傳來輕微的抽泣聲。


「謝謝你,ma kun。」

 


恍惚間,相葉也是眼眶發熱。

 


他想起少年時的二宮--那個曾經跟自己身形差不多的男孩,到了某個時間漸漸被自己超越,然後無數次埋怨自己怎麼長得那麼快。


本來的肩並肩變成了自己搭著他的肩。


本來的擁抱變成自己摟住比較矮的他,然後會被他一手推開。


那個倔強不肯認輸的二宮,在某天說唯獨有一件事一定能勝過他,就是不容易掉眼淚。於是,他真的沒再見到他在自己面前哭。

 


到底是懷念還是被二宮牽動了情緒,相葉心中突然塞滿感傷。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EN兔子 的頭像
WEN兔子

Shine ANOTHER Day

WEN兔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路過的大嬸
  • 竹馬竹馬竹馬((敲碗
    竹馬的互動好暖啊~為對方默默守護的感覺,他們是彼此的小天使QAQ
    櫻井先生你快回心轉意吧不然我就舉雙手贊成竹馬惹((夠了
    那段二宮君埋在棉被裡的啜泣超讓人心疼的
    如果我是愛拔桑,一定把二宮君揉進懷裡yoshi~yoshi的拍他頭((就跟妳說夠了
    好吧不KY,坐等下一章翔桑出現((茶
  • 大嬸好有心,已經看過還來留言(感動cry)
    寫的時候大概有半條腿爬到竹馬去,明明初心是櫻二啊,但寫竹馬又很有靈感><
    不過寫完那幾章又回歸櫻二心,我果然是真愛(灑花)
    然後,我真的很喜歡竹馬互相守護的感覺!
    這幾天電腦壞了,所以最近大概沒能發文了,果咩呢(鞠躬)

    WEN兔子 於 2014/12/20 13:48 回覆

  • 路過的大嬸
  • 我真的不曉得我在哪裡看過.....估記是之前有踏進來
    還是我在夢中看過!!!!?((正經點
    wen醬有在別的地方更文嗎?像是論壇之類的
    在竹馬的溫情中還能回歸櫻二心真的是真愛了!!XD
    好的、坐等wen醬的電腦復活QAQ
  • 誒誒@0@我還以為是在貼吧那邊看過呢
    我有在那邊更文,原來是我誤會了,幸好我沒劇透XDD
    話說,我大概也是個all二黨(正經臉),竹馬是次愛cp!

    WEN兔子 於 2014/12/24 12:25 回覆

  • 路過的大嬸
  • 我很少踩貼吧,不過也是有可能有踩到過XD
    最佳位置的後續真的不知道呢~~~
    突然意識到wen醬這題名.....很有BE感!!!QAQ
    我以前的all二屬性很淡很淡很淡的(要強調幾次)
    但近年二宮君萌度噌噌噌的上升,顯得旁邊幾位member都男前得像他男朋友一樣!!!!((利達表示:我也是嗎))
  • 噢噢,被發現了什麼(?)
    題名有揭示一點點哦,且看櫻井先生眼中的最佳位置是什麼XDD
    又或者那個位置會不會改變(笑)
    說起來我的飯齡不過一年,所以認識山風時尼糯米已經是那個萌萌的糯米XD
    因此在我眼中,all二也可接受~
    當然利達也萌出新高度,所以……我不知道啦(逃)

    WEN兔子 於 2014/12/27 10: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