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第一縷陽光灑落在床上的時候,櫻井翔正睜著無神的大眼睛望著虛空的一點。被明亮的陽光照射,本來一動不動的他瞇起了眼,視線調向床邊的鬧鐘。

根據他的excel日程表,還有15分鐘他的鬧鐘才會響,然後自己去梳洗,吃個早餐,準時8點出門口。

難得比預定時間早了醒來…不、或者說他根本沒怎麼睡過。

昨晚他收到相葉在群裏發的訊息,上面寫著『抱歉,nino病了,希望大家明天多多照顧他』。

就因為這個消息他失眠了。

櫻井是最早看到的一個--幾乎在傳送後那一秒他就看了,下面還沒有其他members的回覆。本來是打算問問二宮的情況,不過他還是決定先等其他人回覆--畢竟他不想表現得太關心二宮。

隔了一會,手機傳來短促的震動。


『情況如何?』是松潤的訊息。

『他在發燒,剛剛給他吃了退燒藥,現在睡著了。』

『燒幾度?』

『…不知道,不過應該好多了。』

『發燒一定要探熱,不然哪知道情況!快去量!\___/』

不愧是認真的松潤。櫻井望著螢幕上附有表情符號的對話,想到松本生氣的臉,突然覺得有點好笑。


過了幾分鐘,相葉終於返信。

『nino家沒有探熱針啊>◇<』

有的啊,明明就放在浴室盥洗盆上面的小櫃裡。

連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記憶如此鮮明,腦袋下意識就蹦出答案來。


接下來兩人還是熱烈地討論著要怎麼怎麼做,櫻井根本插不上話,也就當給他一個不回覆的藉口。不讓自己反悔地,他很快熄掉手機螢幕的亮光。


他早預料到二宮會生病--在仍是微涼的天氣下被冷水淋了那麼久,誰都會病吧,何況還是那個不肯好好照顧自己的二宮。幸好,有相葉在他家看顧著他,這樣他心中的不安才減退不少。

畢竟從各種意義上來說,他都是那個罪魁禍首。


就算再生氣,他都不應該就這樣離開二宮的家。至少應該把他弄出浴室抹乾身體,也許他會病得輕一點。
不過那個情況許是不容許自己這樣做吧,特別是二宮冷著聲要他走,除了逃走之外,他想不到其他讓二宮好過點的方法。


手機的震動仍持續著。

與桌子摩擦著發出的聲音在他寧靜的睡房顯得過份吵嘈,於是他支起身子取過手機,索性按下關機鍵。


再次躺回床上,頗為疲倦的櫻井卻了無睡意。

那晚之後他常常會想起二宮。
一想到他,當日的表白就會浮現眼前。


二宮和也很懂得玩弄語言藝術,一句話中可以交織著謊言和真話,而且讓人發現不了。所以,櫻井覺得他用了最不聰明的方法向自己表白。嘛、人喝醉了的話,總會做出一些平時做不出的事對吧。

櫻井私自為二宮的行為下了這樣的結論,心中對那件事的不認同也因此減少了。


那個直接得不像二宮風格的表白,他討厭不起……但也不能接受。曾經,他有想過抱緊當時在浴缸一直抖顫著的二宮。

當時的他,狼狽得像是傾盆大雨下流落在街頭的貓狗,讓他頃刻起了抱住他的衝動。

只是抱緊了之後又如何?
得到一刻慰藉又如何?
最後自己還是會狠心地推開他--那種傷害難道不是更痛嗎?


理智瞬間贏了--也許那是因為他並不怎麼愛二宮,充其量只是喜歡。

甚至比起那些事,櫻井現在更擔心是明天的VS嵐錄影。

那件事之後第一次見到二宮,他會怎樣面對他?如果他不配合,會不會妨礙節目的流程?如果因為這樣出現了冷場,自己要怎樣補救?


哈、好過份呢。

直到現在,自己到底是擔心二宮還是擔心工作?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為什麼啊sho醬?』

腦海閃過那晚二宮噙著淚質問他的臉,心中一陣刺痛。


二宮說他雖然脾氣不好但是個很溫柔的人,跟他相處就好像被小心翼翼地捧在心上疼著一般。也許是這樣的,但是櫻井的溫柔無疑建立在一個前提,那就是對方與自己沒有利益衝突,所以他已經不再對二宮溫柔了。

他其實能夠理智到一個殘酷的地步。

無論對二宮還是對自己。


像他那樣的人,他不明白為什麼二宮會喜歡上自己。


二宮曾經在看某齣愛情片的時候,把頭蹭在他肩膀上,這樣說過。

『sho,你給了我很多我沒有的東西。』

那是女主角的台詞,除了那句sho。二宮好像只是說著玩,因為說完之後他就fufufu地笑了,問他是不是很感動。所以櫻井都忘了--正如他剛才所想的--懂得語言藝術的二宮,一句話可以交織著謊言和真話。


得到很多東西的明明是櫻井翔他自己。

很久以前,二宮的包容拯救了那個囂張拔扈的他,令他一點一點地改變。如今被磨平稜角的他找到更重要的事,想要珍惜的事愈來愈多,心也離二宮愈來愈遠。

漫無目的地想起以前的事,結果是櫻井完全睡不著。


也許是進入夢鄉了好幾回,但是他又會馬上醒過來,結果一直等到鬧鐘響起,他都覺得自己的意識從頭到尾都是半睡半醒的混沌狀況。

唯一記住的是,他回不去以前那個喜歡二宮的自己了。



8點出門的他去了約定好的朋友家一趟,再回家洗澡換衣服,然後下午4點就去錄影。

櫻井出現在準備室時,相葉和二宮還沒有到。

「喲。」松本對他打招呼。

他邊回應邊坐下,然後就聽到外面走廊傳來相葉元氣滿滿的聲音。


相葉搭著二宮的肩,兩人一起走進來。

二宮的臉有點透明的蒼白,但唇上還算有血色。他努力地裝作平常的模樣,不過走起路時半個身子都掛在相葉身上,所以不難發現到他的虛弱。

相葉舉起手還來不及對members打招呼,馬上就指住寫著今天內容的白板驚叫起來。

「nino,我就說啊!」

松本早就也發現什麼似地開口:「嗯,那要怎辦?」


順著相葉的手指方向,櫻井首先看到今天的對手是『圖書館戰爭』隊,重點不是這個,他掃視今天要玩的遊戲--其中有cliff climb,而climber是--大野和二宮。

他馬上回頭望向二宮,卻沒能對上視線。

「nino你可以嗎?」松本擔憂的視線直直地射向二宮。

「讓我代替nino去。」相葉搶先回答。

二宮緊接著鞠了個躬--「抱歉,今天拜託大家了。」

他的嗓音比平時低了一點,但已經沒有那天嘶叫時的沙啞,看來喉嚨應該沒有大礙。


對於改變climber這個決定,松本和大野都沒有異議,於是大家的目光自然聚焦在櫻井身上,唯獨二宮低著頭躲避了。


二宮的反應是櫻井意料之內。而且他還找了個擋箭牌--相葉一直都和他待在一起。等到臨近出場前的休息空隙,櫻井終於能悄悄接近二宮的背後。

此時的相葉跟大野被導演叫去討論cliff climb的細節,只剩二宮和松本在。

「nino。」

他輕輕的一聲叫喚,卻令二宮受了驚嚇似地縮縮肩膀。

「啊…sho桑,怎麼了?」
二宮極力維持著臉上的笑容,眼睛充滿著警覺。


那種疏遠的眼神刺痛了櫻井的心,但他仍是自然地問道:「你身體還好嗎?」

「很、很好。」


一旁的松本覺得兩人的互動有點奇怪,忍不住瞟了兩眼。

「請一定要小心身體啊。」

等他說完這句,相葉就回來了。他只能眼巴巴地看著二宮對自己敷衍地點頭,然後如釋重負地奔向相葉的方向,兩個人再次形成小圈子,把他排除在外。


之後的錄影也跟那個情況差不多,二宮一直在迴避他。

開場只和相葉說笑,沒有多看他一眼;在看台時明明調了好幾次位置,也偏偏不坐他旁邊;一起玩kicking sniper時,也沒對他的表現有任何評語或回應。

雖然被迴避有點不悅,但櫻井清楚那是自己咎由自取的。而且情況還不是太差,雖然二宮沒吐嘈幾句,但其他人也盡力保持了
現場的活躍氣氛。


比較反常的是相葉。

他竟然被不是吐槽擔當的相葉狠狠地吐槽了。

kicking sniper時他的踢姿被相葉說是像老頭在踢空罐,就連休息時間相葉也不放過吐嘈他剛才種種差勁的表現,簡直可以用針對來形容。


想起來,出場前相葉已經常常睨向他的方向,好像有話要說。但當他回望過去的時候,相葉又飛快地移開視線。櫻井甚到以為是自己臉上有什麼,不自覺抹了抹臉,發現什麼也沒有。

他不禁聯想,二宮是不是跟相葉說了什麼,所以相葉才會針對自己。而如果真是二宮要相葉這樣做的話,他實在不能忍受那種無聊的報復把戲。

深感二宮拉著相葉連成一線對付自己,櫻井的不悅直線上升。不過這個臆測還未被證實,相葉倒是先找上自己了。


來到最後一節的休息時間,大家都有點累。為了提神的櫻井去到走廊的自動販賣機買咖啡,然後就見到相葉走過來。


「sho醬!」

遠遠的,相葉就掛著友好的笑容打招呼。他身後不見其他members,更不見二宮,很明顯是專程來找他的。

坐上旁邊的沙發,櫻井拉開罐裝飲品的拉環吸了一口,然後調侃。

「嗨,aiba醬今天很在狀況啊。」

「哈哈。」

相葉有點尷尬地附和一笑,走到自動販賣機那裏,點了兩罐果汁。

「沒辦法啦,因為nino狀況不好,總要有個人吐嘈一下來讓活躍氣氛,所以我就這樣做了,都是工作需要而已,我想sho醬你不會怪我和nino吧?」

說著,就側過頭去看他。


的確,那個理由充分且毫無漏洞。

櫻井只得點點頭,但他敏銳地發覺了相葉的語氣在強調『nino』時,帶有些許不友善的味道,而且他都沒提過半句關於對二宮生氣的事,相葉怎麼要故意說啊。不過相葉都說到工作這個份上,他也沒立場再質問下去。

「其實是沒所謂的,只是aiba醬突然變成這樣,有點可怕呢。」他假裝抱怨,還不忘嘟起嘴賣萌。

「果咩呢,只有今天。」
拿著兩罐果汁,相葉勉強雙手合十地道歉。


看相葉的樣子很是真誠,櫻井有時會分不清相葉到底是真心還是假意。簡單的時候可以很簡單,但深沈的時候會讓人看不透。本來就沒什麼心力試探的櫻井,見到對方道歉,也只好作罷。

「沒關係沒關係。」


相葉馬上笑開了,無心繼續和櫻井周旋,他急不及待地打算離開。


「……aiba醬。」

櫻井叫住他的背影。

「--給nino的話,不要點冷的比較好吧。」



瞬間,相葉低頭看看手上的罐裝果汁,然後對他掛起意味深長的笑容。


「sho醬那是在關心nino?」

櫻井仍是一派自然地喝著手上的咖啡。

「對啊…關心members不是理所當然的嘛。像是松潤訓了nino一頓,但又不忘提醒他要吃藥;像leader剛才一直叮囑nino要小心身體,我也很關心nino的。」

「是嘛。」相葉不置可否,「但是你一句關心的話也沒有跟nino說過啊,群發訊息也看了就算,根本就沒有回覆吧。」

相葉的語氣開始上揚,句句都透露他在怪責櫻井。

今天的事也是,相葉是趁機會故意對櫻井吐嘈的。雖然二宮叫了他假裝什麼都不知道,但是他就是懷著那麼一點的不甘心,刻意幫二宮報仇。


也不知道在為了什麼而針鋒相對,反正櫻井被挑釁起來。要裝的話,他櫻井翔可是不會認輸的。

他露出一臉抱歉的表情:「果咩,我昨晚很早就睡了。訊息我今早才看到,想著今天都可以見到,就沒有回覆了。」


相葉嘖了一聲。

「那剛才呢?你有對nino說過什麼嗎?」


「我有啊,只是你看不見而已。aiba醬,並不是要任何人都知道的那種才叫做關心,如果你覺得我沒有關心members的健康,你可以去問nino有沒有感受到啊?」


相葉還要說什麼,但在轉角處有個人出現打斷了他。

「aiba醬,買個果汁要那麼久,你在搞什麼鬼?」

二宮一臉不耐煩地在牆邊探出頭來。

「誒--sho桑也在啊?」

雖然語氣很是驚訝,但二宮的表情平淡得分明是早知道櫻井在這裏。


「……啊嗯。」
櫻井的笑容不自覺僵硬了。看來剛才的話大概被二宮聽到,其實也不是什麼難聽的話,但是一對上二宮的眼睛,櫻井像是做了虧心事般心虛起來。

他慌忙地轉開視線。

一直以來,櫻井都覺得二宮的眼睛能看穿他的心事。但是二宮從來不拆穿他,只會在獨處時一言不發地鑽進他的懷內。神奇的是,光是這樣擁著二宮,他就可以好好地想事情。那種洞察力讓櫻井害怕--他不可以被二宮看穿自己的心情。

只是,二宮除了第一眼之外,沒有再理會櫻井。

「nino,我不是叫你好好躺在樂屋嗎?」

二宮對相葉翻了個白眼。

「都是因為你去那麼久,我和leader都以為你是不是迷路了。」

「都來了過這裏幾次,誰會迷路啊--」

「總之,我們怕等你回來,休息時間會用完,到時果汁都不能喝啦。」二宮打斷相葉的抗議,不耐煩地催促著,「leader還在
等著,快走啊。」

「對啊,那,回見了sho醬。」
相葉彷似什麼也沒發生過地向櫻井揮揮手。

「拜……」他只有僵硬地回應。


二宮連byebye也不說,就一馬當先地轉身走人。

安靜的走廊仍可以聽到拐了彎消失在櫻井視線的兩人的竊竊私語。

「我才不會迷路!!!」

「知道啦--不要囉嗦,我快暈了,讓我靠一下。」

可以想像到兩個人現在如何黏在一起。


早已看不到兩人的身影,但櫻井沒辦法收回視線。


突然想起,以前在自己避開二宮的時候,二宮是不是跟自己現在的心情一樣?

在最要好的時候突然被冷落,二宮的心情大概比現在的自己更加難受吧……櫻井翔第一次覺得自己沒有資格埋怨二宮,因為那種滋味,自己足足遲了四年才品嘗到。

---

用手機發文,我也是拚了T.T
排版盡力而為,有什麼問題等電腦回來再整理吧(倒地)
要說!Aiba 小天使, Happy Birthday<3
看文的各位,Merry Christmas(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EN兔子 的頭像
WEN兔子

Shine ANOTHER Day

WEN兔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路過的大嬸
  • 又忍不到被竹馬的互動些微萌到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過歪二這樣虐得好帶感啊QAQ
    虐到櫻井先生之後就覺得這樣虐下去好像也行((偏心很嚴重欸XD
    WEN醬筆下的櫻井先生很真實!我覺得他或許真是一個現實到讓人心冷的人
    夠聰明、能算好人際關係的距離,所以體貼起來很體貼。
    但本文裡從頭到尾都像是櫻井先生在虐二宮君.......
    四年前虐了一遍,四年後又虐了一遍= =
    二宮君麻煩請開啟小惡魔mode反擊回去
    merry xmas~~~~~
  • 竹馬真是好寫(誤)
    我大概寫虐文比較拿手XDD
    翔先生給人很懂人情世故的感覺,就是那種能完美地隱藏自我的人。
    我真心覺得那類人十分厲害(稱讚無誤)
    所以就自然把他寫成這個樣子:)
    貼吧那邊的紅擔評價是說"難得見到這樣的櫻井先生",所以我就想是不是我抓形象時太過了Q.Q
    話說這篇某程度是互虐,雖然明顯地尼糯米被虐的時間較多(你滾)
    請相信我是真愛XDD

    WEN兔子 於 2014/12/27 10: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