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從mica醬留言裡得到了愛的鼓勵(?),所以本章櫻二走輕鬆甜向:)

然後leader登場了,別問我軟萌萌的漁夫智在哪裏,人設形象是根據成瀨sama的(攤手)

愛拔的角色也很明顯,不過暫未出現,還有松潤…會在哪裏呢在哪裏呢~

 

---

Chapter 2: Icing

 

雖然警方因命案找上二宮和也,但是酒店閉路電視的片段和櫃台小姐的供詞,證明了他在案件發生前就已經離開了酒店,所以他的嫌疑很快已洗去。


警方於是著手於自殺方向的調查,又叫過二宮去警署幾次,詢問有關事情。

由於嫌疑洗脫,負責他的警官也由本來的兩人變成只有櫻井翔一人。

 

一個星期後的某個晚上,二宮再次在店子裏見到櫻井。

櫻井不像之前幾次見面那樣穿著警察制服,而是一身休閒服裝坐在店子最裡面的位置,沒有點酒,對途經的店員上前勾搭也沒多加理會,只是安靜地等著他有空的時間。


本來在另一桌偷偷觀望的二宮,見到他的同行過去搭話,趕也趕不走,最後還親暱地靠在櫻井的肩上。他不知怎地心頭火起,虛笑著對身旁的客人說了聲稍等,就直直走過去櫻井那桌。


「啊,二宮君。」

櫻井見到他過來就舉起手打招呼,卻被二宮一把抓住手臂,連拉帶扯地趕到衛生間。


門板阻隔掉外面的音樂聲,二宮見四下無人,立馬卸下工作時專用的表情,一臉惡狠狠地盯向櫻井:「你為甚麼來這裏?」


「啊…我有件事想找你確認--」

「找我的話你可以打電話給我!」

「可是這個時間你在上班,我覺得直接過來更快捷點,那件事對案情有莫大關係,我想馬上就確認一下。」

 

二宮除了狠盯那個工作起來就沒頭沒腦的工作狂之外,也做不到任何事來紓發此刻心中那莫名的不滿。


一撅嘴,他偏不想順對方的意,「我沒空!」


「那我等你下班--」

 

「不要!」

直截了當地拒絕,他見到櫻井有點被嚇到般眨眨眼睛,只好緩下情緒,補上一句,「明天我去警署找你吧。」


「我明天休假。」


二宮一時三刻接不上話來。

 

那個星期他算是跟櫻井變熟了,不過兩人見面都只是為了案件的事,找二宮的時候都直接叫他到警署;換句話,櫻井休假的話就碰不到面,但以那男人對案件的認真程度,要他等到後天實在沒甚可能。

二宮開始思考要怎樣擠出時間讓他問完,然後趕他走--不為甚麼,他只是單純討厭櫻井翔出現在店子的不協調感。

 

只是未待他想出辦法,櫻井已經搶先一步--

「那我們約在外面等吧。」


「誒--?」二宮腦袋當機。


「就這樣說定啦。」櫻井邊說邊從口袋拿出原子筆,挽起二宮的衣袖,在他白晢的前臂上寫下一串黑色的字,「明天下午一點在這裏等,下面那個是我個人電話號碼,到時打給我。」


二宮呆愣地瞧著手上的字。


「啊、對不起,因為那裏沒有紙……我無心要冒犯你的。」後知後覺自己的無禮舉動,櫻井慌忙道歉。


望向載滿歉意的那雙清澈眼睛,二宮搖搖頭,拉下衣袖遮住那因為觸碰而發燙著的手臂,他有點底氣不足地應道:「沒關係…我不介意。」


即使店內有些客人也會玩心大起在他手臂寫上字句,像是『nino是我的』甚麼的噁心話,但二宮知道櫻井並不是抱著那種羞辱他的意思。

 

「…對不起……」

櫻井仍擔憂地重覆這句,還猛瞧著他的表情。


沒能告訴對方,自己其實是因為被觸碰而感到不好意思,二宮只能低下了頭。

「我真的不介意。」

他再抬頭時,臉上已是一貫待客的鬆容笑容。

「我會出現的,所以櫻井桑你先回去吧,這裏可不是你應該來的地方。」


櫻井對於『不應該來』那詞頗有微言地皺起眉,卻在瞥見二宮的表情之後,沒有反駁地乖乖離開。

 


送走了櫻井翔之後,心神不安的二宮遛進休息室,意外地發現店長也在裡面。


「…不好意思打擾到你,大野桑……」他後退一步離開房間,正要帶上門。


「進來吧,nino。」

 

被喚為大野的店長是個有點矮、皮膚黝黑,表情總是一臉呆滯的人。

但是二宮知道那個人不如表面那麼平和--他是組織的人,而且地位應該頗高。所以當初二宮請他讓自己加入組織時,他向上層推薦完,連審核也不用就通過了。

 

「那個警察走了?」


「…嗯。」

 

大野嘴角叼住煙,用打火機點燃前端,抽了一口。


「那宗案件應該差不多結束調查吧,那個人為甚麼還會來?」語氣悠悠閒閒的,卻蘊藏著質問他的意思。

 


「櫻…警方的調查方向已經轉為自殺案,但是有些疑點未解開,所以才會找我。」


大野的目光在煙霧中睨向二宮:「不是警方有疑點,是那個叫櫻井翔的警察懷疑那宗案件另有內情吧?」

 

隔著煙霧,二宮有點看不清對方的表情,心中更加不安,突然覺得嘴巴有點乾涸,他舔了舔唇,靜默著--沒有承認,也沒能否認。

正如大野猜測的,櫻井也告訴過他,以他身為警察的直覺,他覺得那宗案件不是單純的自殺案,所以才會一再找二宮問話。

 

「組織做事都很謹慎,那個警察還能從中找到蛛絲馬跡,然後死咬不放--你知道代表甚麼嗎?」

大野又呼出一口煙霧,輕煙裊裊上升,籠罩房間的上空。

 


瀰漫著煙草的氣味,二宮雖然已經聞慣,卻還是覺得有點嗆地輕咳幾下。


「他不會發現的。」開口的嗓音因為煙霧而有點澀啞,「我根本不知道組織如何解決那個人,所以他也問不出甚麼來,花時間在我身上只是浪費時間而已。」


大野冷哼著走近他,「nino,那麼是浪費你的時間還是他的時間?」


二宮被驚得想要往後退,才發現自己的身子早已經貼在門板上。

 

「你應該知道,你和他活在截然不同的世界,接近他對你和他都沒有好處。」大野就停在兩步之遙,沒有進一步的行動,靜靜地凝視著二宮,「如果第一次任務你就失敗,接下來要為何混組織?如果他知道你是幫兇之一,他又會怎麼想?」


如鷹般的目光銳利得如同看穿他的心事一般,讓他感到呼吸困難。

 

「nino,聽我說。那警察能發現新的疑點,肯定不是那麼簡單的角色,也許……他早已知道你是幫兇,所以才會意圖親近你去套消息。」


二宮臉色一白,下意識開口反對大野的假設:「他只是問案件的事,以警察身份。」

 

「你還不懂說謊。」大野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總之,我給你的忠告就到那裏--趕快讓他放棄追查,之後不要再和他扯上關係。」

 

大野說罷,伸出手,越過二宮扭開門把。

在二宮以為他要走的時候,突然就被扯起衣袖,露出大截肌膚和上頭墨水有點化開的一串黑字。


「!!!」


大野不讓二宮反抗,緊緊地捉住他的手腕湊近去看。瞇起的眼讓大野本來就呆的臉更呆,可是二宮心跳卻不住加速,像是被獵人擄獲的獵物般只能作垂死掙扎。


「以警察身份約你出外嗎?」大野笑得狂妄,「那個電話號碼我記下了,接下來你自己看著辦吧。」

 


二宮和也回家洗了個澡,把身上的酒味、煙草味或者香水味一併洗去--雖然不久之後,他又會被重新染上那些氣味,但他依然為了身上飄著不一樣的玫瑰花香而勾起嘴角。


洗澡之前,他把櫻井翔寫給他的號碼記在手機中,然後才洗去手臂的筆跡。

然而,不知道櫻井用的筆是甚麼牌子,墨水有點難洗,他揉到手臂一片紅才終於洗掉。

 

約定時間是下午一點,為了不遲到,他專程調了手機鬧鐘才去睡。


他醒來時,陽光從沒有窗簾的玻璃窗直直灑在房間內,刺眼得他馬上伸手,摀住那雙睡眼惺忪的眼睛。


中午十二點多。

他很少在那種時候清醒,更枉論在這時候出門--雖然最近被叫去警署協助調查是在白天,不過都是四、五點那些接近黃昏,天色不太亮的時候。


二宮穿上格子長恤衫和淨色長褲,外罩一件棒球外套,再戴上他外出最常戴的深藍色鴨舌帽遮住外面毒辣的陽光。剛去到樓下,他見到一隻三色花貓蹲在花圃邊,他對牠吹口哨,得到喵喵叫的回應,他心情愉快地笑起來。

 


去到約定地點,櫻井翔已經站在銅像旁等著,他小跑步地走過去。


「嗨。」

「二宮君,你來了。」櫻井對他淺淺一笑。


第一次在陽光底下跟那個人碰面,二宮更加意識到他是多麼適合光明的人--陽光照得他的輪廓棱角分明,清爽略短的頭髮、雖然有點雙下巴卻讓他顯得親切、還有那些許因微笑而露出的白牙--二宮覺得眼前的人不像出來工作的社會人,反而更像個高中生。


如果說他的室友有著寶石般閃耀的笑容,那櫻井翔本身就是閃耀的存在,不管笑或不笑,都在二宮的瞳孔留下一絲耀眼的光芒。

 

二宮沒注意自己盯著櫻井看了一會,直到對方出聲喚他。


「二宮君,你餓不餓?不如我們找一間店邊吃邊說?」

「嗯,隨便你。」二宮冷淡地應道。


也許早已經習慣二宮時不時的冷淡,櫻井完全不受他的反應所影響,笑著四處張望,找尋心目中的食店。

 

最後,櫻井挑了間就在車站附近,有著寬敞隔間座位的咖啡店。


「你看看要點甚麼?」

二宮卻不看一眼就合上櫻井遞到自己面前的餐單,「不了,我不餓,要一杯柳橙汁吧。」


櫻井露出可惜的表情,喃喃說了聲『這裏的餐點都很好吃啊』。


二宮有點於心不忍,但是想到自己以為只是聊案件,所以連錢包也沒拿出來。以兩人的身份關係,他實在不想讓那人請客。

 

待櫻井點完餐之後,二宮去了一趟衛生間。

洗手時,他在鏡子前脫下自己的帽子,看著自己白得幾乎病態的臉和眼底下的青黑,加上貓背的壞習慣,他整個人顯得萎靡不振。


他蹙起眉,有點後悔沒上工作用的粉底遮住自己的疲態。但是轉念間,又覺得自己有那類『想要表現自己最好一面』的想法怪異到極點。


警察和證人、光明和黑暗、活在截然不同的世界。

他輕笑,用水濕了臉,重重地戴回鴨舌帽,又把帽沿壓低幾分。

 

隔著走廊,二宮遙遙見到座位的桌上已經放著櫻井剛才點的意粉和他的柳橙汁。


他對上櫻井的視線,那雙大眼睛正閃著急不及待的光芒,手中的勺子也不安地蠢蠢欲動,看來很餓的樣子,不過他還是等二宮坐好後才開動。

 

後來,二宮才知道--不管餓不餓,櫻井翔只要面對食物,就會露出那副如同小孩子的表情。

 

在進食的過程中,櫻井斷斷續續問了幾個關於案件的小細節,而二宮邊看著對方有點誇張的食相,邊一一回答著。


聽完他的說法,櫻井又塞了滿滿一口進嘴,鼓起的腮幫子讓他看起來有點像隻倉鼠--二宮在心中如此想著,卻沒有半點嘲諷的意味。

 

見櫻井費勁地咀嚼著,他終於忍俊不及,噗哧地笑了出來,幾乎同時就接收到櫻井上瞧的視線,他低下頭,慌張地吸吮了一口涼涼的柳橙汁。


「二宮君,原來你笑起來很好看。」

 

二宮馬上歛起笑臉,「…才不是。」


「其實你大可以多笑一點,不要經常臭著臉。」


「要你管,我上班時就經常笑。」他出言反駁。


「那又不一樣。」

櫻井突然伸出手湊近,二宮警覺地往後靠。

他的手停在半空,尷尬地收回去的時候,故裝自然地抓了抓後腦的髮,爾後清了清喉嚨,「你剛才的笑容和工作時的不同…」

 

即使櫻井不說下去,二宮也知道他要說甚麼。

只是對於那些讚美他可一點也開心不起來。他不喜歡有誰對比自己平常和工作的分別,那顯得他像分飾兩個人一樣,虛假而迷失自我。


「你不喜歡別人談及你的工作,…nino?」他試探性的目光落在二宮身上。


聽到那個稱呼,二宮反應更大地緊皺眉頭,臉色也隨即冷下來。

「不要這樣叫我。」


「…不好意思,我還以為那個暱稱你會比較接受。不過啊,我們都算是朋友了,還叫二宮君二宮君的太麻煩了,我可以怎麼叫你?」


二宮又是不留情面地否認:「我們才不是朋友。」

 

「可是我們都同桌吃飯了。」櫻井一臉委屈地將卷起的意粉放入嘴裡。


「誰說同桌吃飯就是朋友,而且根本只有你在吃。再說,我也是叫你櫻井桑,我還未嫌麻煩你有甚麼好嫌。」

 

「說得也是……」櫻井想到甚麼,突然就綻放笑顏,「既然你覺得麻煩,那你就叫我的名字好了。」


「……」

二宮發覺被對方反將一軍,有點不悅地壓低帽沿,決定眼不見為淨地啜飲柳橙汁。


下一秒,帽沿被外力拉高。

櫻井翔亮晶晶的大眼睛再度映入眼簾,二宮極為不滿地回瞪對方笑得開心的臉。

 

「那我也可以叫你的名字吧?」


喂,憑甚麼自顧自地下結論啊--那句吐槽未說出口,二宮就被對方明顯有備而來的叫喚嚇得吐出了口中的果汁。


「kazu-kun。」


二宮猛地拿起一旁的紙巾抹去嘴邊噴出來的果汁,不悅地低吼道:「你在亂叫甚麼!」


「你的名字--kazu…nari,就ka、zu、kun啊。」

 

「所以,誰準你縮短成這樣!」緩慢的朗讀讓二宮惱羞成怒。


「沒關係,相對地,你也可以叫我sho-kun啊。」


那才不是一句沒關係就可以胡混過去的事,而且誰想要這樣叫你啊。

二宮抬眼狠瞪那個爽朗地笑了幾聲然後繼續吃意粉的人。


之前都沒發覺,其實那個人意外地強勢,還是應該說厚臉皮呢?

 

「對了,kazu-kun,那意粉超好吃的。」

 

「囉唆!我說不準那樣叫。」

 

耳根像是那天被他觸碰的手臂般,微微發燙著,二宮用力咬住面前的吸管。


在那間灑滿陽光的咖啡店裏,警察和證人、光明和黑暗,此刻都被二宮拋諸腦後,連同那個來自大野店長的忠告。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EN兔子 的頭像
WEN兔子

Shine ANOTHER Day

WEN兔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ica
  • 在第一章留言完才發現原來有第二章了!哈哈哈
    看完歐諾桑的警告之後,我覺得不輕鬆甜向啊QAQ
    雖然後面歪二互動略甜沒錯,卡住君什麼的(忍不住笑著喊翔桑你好壞!XDDD),但總會進一步想像是翔桑為了套話所使用的招數.....
    我相信翔桑不是那麼光明正派的人(喂!!!!)
    組織是怎麼回事呢?
    讓我聯想到他們又帥了我一臉的遊戲CM!!!
    期待後續~~~
  • 我明明只說『本章』櫻二走輕鬆甜向,所以下章走甚麼就不知道了…XDDD
    寫完都有點想繼續純粹甜的櫻二,無負擔多好~~
    翔君在mica醬眼中到底是甚麼負面印象了?XDDD
    雖然很明顯地,我寫的翔君也並、不、是正派人士(你滾)
    遊戲CM幫我洗腦,可是翔君的鏡頭有點少~
    告訴我,為甚麼那五個整日賣萌的男人可以這樣酷帥???

    WEN兔子 於 2015/02/25 15: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