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受到各方面的傷害QAQ

要寫篇歪二來虐人來調劑一下

心情不好到文筆也不管了,我難過要找黃擔和歪二黨陪我難過!

---

 

訊息提示音響起時,清脆的叮的一聲。

窩在沙發上的二宮和也手上仍拿著吃到一半的泡麵杯,將筷子橫放在杯頂,空出一隻手去拿手機。


From SHO to ニノ, 10:53 pm:在做甚麼?

 

工作了整天、肚子還餓著的二宮決定不予理會。


將手機丟在沙發上,他再度拿起筷子夾起一撮麵,咻咻地盡數吸入嘴中,塞滿了半邊臉頰才開始咀嚼。

大概是跟某人學來的壞習慣--對方聲稱,那樣吃會吃得比較快,對餓肚子的人來說是最好不過,對事事想要吃得比人多的吃貨來說亦然。


但被口水浸得微糊的麵條口感還是讓二宮不自覺地咂嘴,蹙起了眉。


他真不該聽吃貨的話。


叮。

From SHO to ニノ, 10:56 pm:有沒有好好吃飯?


二宮心想,果然不應想到那個吃貨,一想到他就馬上來訊息打擾人。


From ニノ to SHO, 10:57 pm:現在那個時間點還能叫晚飯嗎-_-
From SHO to ニノ, 10:57 pm:那宵夜吃了沒?
From ニノ to SHO, 10:58 pm:在吃啦


打出去的訊息馬上轉為read的狀態,顯示對方正在線上而且在看與自己的對話框。


From SHO to ニノ, 10:58 pm:吃甚麼?
From ニノ to SHO, 10:59 pm:麵
From SHO to ニノ, 10:59 pm:肯定是泡麵
From SHO to ニノ, 10:59 pm:那樣不健康!
From ニノ to SHO, 11:00 pm:家裡只有泡麵
From SHO to ニノ, 11:01 pm:甚麼牌子?
From ニノ to SHO, 11:01 pm:合○道 香辣味


二宮關掉螢幕亮光,又咻咻咻地吃著麵--在回覆的那段時間連麵都泡軟了,還能不能讓人好好吃麵啊櫻井翔。


他如此怪責著,被怪責的人仍然毫無自覺地又發來一條訊息。


From SHO to ニノ, 11:03 pm:那樣更不健康!!!


啊--好煩啦。

二宮和也沒注意自己其實在笑。


明明幾小時前就已經拉著自己拼命在番組休息時間聊天的團員,連回家後也不打算放過他,即使不是面對面,也硬是拉著他嘮嘮叨叨,說些沒營養的對話。


櫻井翔,是個熱心而奇怪的團員。

至少二宮覺得,自己一定不會做到那種關心這樣關心那樣的貼心角色,連松潤也不會,但櫻井翔卻會。


是對方的個性使然還是只會對自己一人……?

不知道呢。

二宮將那不時會浮上心頭的疑問拋於腦後,把只剩下湯的泡麵杯倒掉湯,然後丟到垃圾箱,在倒湯時突然又想到櫻井最喜歡喝泡麵湯,於是嘴角又牽扯了弧度。


From ニノ to SHO, 11:17 pm:我剛倒掉你最愛喝的湯喲♪♪
From SHO to ニノ, 11:21 pm:你是壞人Q _Q
From SHO to ニノ, 11:21 pm:把我的湯還來


就這樣開展了接下來無聊的對話,不外乎是說點今天來的嘉賓怎麼樣、團員做了甚麼糗事、昨晚看的多拉馬怎麼樣、新聞在說甚麼、現在在做甚麼等等。

 

二宮百無聊賴地等著櫻井的回覆,摸摸遊戲手柄又摸摸掌機,望著掌機的黑色螢幕映出的自己倒影,好悶呢,他微撅著嘴。


在聽到叮的聲音時,他看到螢幕倒影中的自己笑得眼角都瞇起來。

然而,看清了發送訊息的人後,他一瞬間就垮下臉來。


From 海 to ニノ, 12:32 pm:nino,最近我好難過

 

叫做海的男生,是二宮為數很少的圈外朋友之一。

兩人在高中時認識,當時的海矮矮小小的,看起來纖細得像女生,意外地很受男生圈子歡迎。那時,二宮跟班上的人不熟稔,也不過跟海聊過幾次漫畫的事。二宮不記得後來是怎樣跟海熟絡起來,但是直到現在,他殺還是偶有聯絡也會一起吃飯的朋友。

 

From ニノ to 海, 12:44 pm:甚麼事?


二宮回覆完他,又順手點開了櫻井的對話框--自己給他的訊息早已經顯示已讀,可是他就是沒有回覆自己。


在忙嗎。

二宮有點失落,手肘放在沙發椅柄,用手支撐著臉頰靠在沙發上,又等了一會,回覆他的只有海,在說著他的煩惱。


心情不太好,他半帶敷衍地回覆著海。

聊了一會,看到海說感謝自己的安慰時,他突然覺得自己有點討厭--他啊,其實不過是在等另一個人的訊息。

 


在海的對話框上,他短短的手指飛快地按著螢幕上的鍵盤,一則新通知顯示,櫻井回覆了他。


他不由自主地微顫一下,放棄了打到一半的回答,馬上就點開那則訊息。


From SHO to ニノ, 1:06 am:哈哈

 

喂翔桑你是在敷衍我對吧。


二宮不悅地想,連自己也預料不到的那般不悅。他可是放棄了跟心愛的遊戲溝通的時間,去跟櫻井聊那些有的沒的,但是他卻只給他一句哈哈。

 


那邊廂的海又傳給他一段話。

 

說起來,二宮才想起櫻井和海也是認識的。


他們認識的契機還是因為二宮。

雖然事情經過也記得不太清楚,好像是他和海一同吃飯時碰到櫻井了,然後被櫻井自來熟地要求一起吃飯。應該只有這一次見面,可是之後有次他和相葉打棒球,海說要來幫忙加油,結果連櫻井都出現了。

 

他那時才知道,他們在自己所不知道的時候熟絡起來。

 

心突然有點不安地緊縮了一下。

 

難不成…翔桑其實在跟海聊甚麼,所以才會不回覆自己?


這個想法一浮現在腦海,二宮下意識就嗤笑出來,自己那可恥的妒忌心在亂想甚麼呢,明明兩個都是他的朋友啊。

 

是啊,兩個都是他的朋友……

唇不知怎地抿緊了。

 

心中充斥的,竟是要試探兩人的想法,比如說問海,有沒有跟其他人聊那些煩惱,像是在關心他一樣,以海的個性肯定不會知道自己在試探他。

 

…還是算吧,試探甚麼的。


手指又嗒嗒嗒地回覆海的話,為櫻井開了個新話題,好讓他們的對話能繼續下去。

果然,櫻井順著他的話題回覆著。

 

許是心理作用吧,二宮總覺得對方的回覆愈來愈敷衍,愈來愈簡單。


二宮有時真的很討厭那樣的自己,如此自私善妒,可他就是抑壓不住那些隨著櫻井每個回覆而幾乎要湧出胸口的懷疑不安。


那並不是第一次。

關心自己的櫻井翔是出於團員的好心,還是只對他一人噓寒問暖那些疑問,他總是不受控地想著。

 

 

其實怎會不知道呢?

他不只對自己好的事,要找蛛絲馬跡的話,其實到處也是吧。

 


不願再想下去,二宮霍地從沙發上起身去廚房倒水。


咕嚕咕嚕地咽下涼水,人也平靜了不少。

即使被搞亂思緒、被勾住心癮、被逼面對自己的善妒,二宮還是知道自己的位置。

 


說到底,他有甚麼資格去懷疑櫻井是不是對其他人也很好?

…他又不是櫻井的誰。

 

回到客廳時,手機顯示了好幾個訊息,不是櫻井就是海,二宮提醒自己不要想太多,繼續和他們分別地進行著對話。

 

時鐘走了一圈又一圈,二宮抬頭瞧瞧,他是不太眼睏,但是他知道櫻井翔在那個時間點應該睡了,然而他還在回覆著。


他,或者誰。


From ニノ to SHO, 2:12 pm:你還不睡嗎?
From SHO to ニノ, 2:15 pm:還未累啊
From SHO to ニノ, 2:15 pm:你想睡了?
From ニノ to SHO, 2:16 pm:不,只是你一向沒那麼晚睡啊
From SHO to ニノ, 2:19 pm:再陪你一下嘛
From ニノ to SHO, 2:19 pm:不用


有點生氣的二宮下意識就拒絕掉櫻井的『好意』,雖然他馬上就後悔自己的倔話,但發出去的也不能刪掉了。


From SHO to ニノ, 2:21 pm:nino好冷漠QAQ
From SHO to ニノ, 2:21 pm:我可是真心要陪你啊

 

二宮想到櫻井也許真的是在螢幕前裝出一副要哭出來的樣子,無奈地苦笑著。

 

那男人好狡猾,比自己更狡猾呢。

即使再不快,就算知道櫻井也許是言不由衷,但他那句陪你還是讓二宮從心底開心起來。


From 海 to ニノ, 2:40 pm:跟你談完,感覺好多了,謝謝
From 海 to ニノ, 2:40 pm:我睡了,nino也早點睡吧
From ニノ to 海, 2:41 pm:晚安

 

……


From SHO to ニノ, 2:42 pm:我還是睏了
From SHO to ニノ, 2:42 pm:晚安,nino

 

所以。
不要讓我知道啊,翔桑。

 

 

 

From SHO to 海, 2:35 am:那很好嘛,不用擔心
From 海 to SHO, 2:40 am:謝謝
From 海 to SHO, 2:40 am:我去睡了,謝謝你陪我聊了整晚,晚安翔君
From SHO to 海, 2:41 am:晚安,那我也去睡

 

(完)

 

---

 

現實中發生過的事,好難過。

其實只是自虐的一篇,對不起拿歪二來開刀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EN兔子 的頭像
WEN兔子

Shine ANOTHER Day

WEN兔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Wonderland123
  • 只要記得真心想陪伴你的人便行了,不用為了找你殺時間的人不快呵!加油呵!
  • 親,謝謝你QAQ
    殺時間也罷了,還要讓我知道他是在殺時間啊,感覺真是……
    不過寫完那篇舒服了:')

    WEN兔子 於 2015/05/08 10:51 回覆

  • 四月一日
  • 完食,感謝大大(合掌)
    老實說,看到文筆好的櫻二文好少,虐到了